耽美无罪

International Gay Day

图解:5月17日,是国际同性恋日。GLBT是Gay, Lesbian, bisexual and transgender的缩写。恐惧和反对同性恋的,叫做homophobia。

上上个星期五,乌干达议会暂停了对于男同性恋处以更严厉的惩罚,甚至可以处以死刑的法案的投票。法案的搁置,对于支持GLBT的一方算不上成功,对于敌视同性恋的一方算不上失败,形成了一个不确定的平手局面。

Continue reading

BHIVA 2011

这次开会的地方是英国一个海滨城市,Bournemouth。

其实今年上半年,有两个会议让我选择,一个是国际性的在布拉格,一个人去,自由自在,好吃好喝好玩。一个是在Bournemouth,和两个同事大中小老板一起去,还要做一个口头讲演。英国卫生系统预算大减,老板让我自己选一个参加。我没什么纠结的选择了Bournemouth。理由再简单不过了,对着几百人讲话比较容易出名啊。另外,最重要的是,我必须证明,即使英语不是我的母语,我也有能力对着一礼堂的人做oral presentation。

@British HIV Association Conference 2011@

我很喜欢做presentation,觉得那既是一种教学,也是一种表演,把东西一点点抽茧剥丝地介绍给别人看,再用上一点fancy的多媒体技术,有说不清的奇妙感觉。刚来英国的时候,我曾经以为因为自己是非英语母语国家的人,所以做presentation才会紧张,或者会特别紧张。后来听同学做的presentation多了,就发现很多英国人做presentation也都很紧张,说话也都磕巴。心里就想说,你们也不过如此嘛。那时候我就告诉自己,永远不要认为这件事情我会做不好,是因为英语不是我的母语。这种无可奈何的理由当借口,只是把最软弱的心理变成了最坚硬的障碍。毫无用处。

这次会议的规模基本只是英国和当初的一些英殖民地国家。就只有40几个oral presentation,200个poster而言,算是小规模的。我的presentation是关于过去两年做的一个项目。我想我的英语应变能力应该还没有那么强,所以不能指望临时抱佛脚,更别指望太多的临场发挥,必须准备得很熟练很流畅。

我准备的十分认真,也该算十分有信心。但是,我常常忍不住去想,自己的英语在英国人听起来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应该不是属于普通话带着河南腔,就是带着东北腔,肯定不是苏侬软语。北京人说英语容易把 i 都发成 ei,这我改来改去的也没完全改掉。我的同事们总说他们都能听懂,也说我英语比那意大利哥们儿强多了,或者说我的口音还挺可爱的。

我希望全世界都这么包容。

在做presentation的时候,灯光强烈地打在脸上,底下人白茫茫一片只看得到眼镜的反光。麦克被调试得很好,稍微一出声,便清晰地扩大到整个礼堂,但愿大屏幕上的人像看起来一切正常。我心理十分平静,大脑一片清明,口齿一点没有结巴,很多担心会说不利落的词,比如streptococcus, polysaccharides, immunological都说得无比畅快。但是我的潜意识,我的植物神经,却让我的左腿抖个不停。

我可能就是这样的人。即使感性上很想规避到一个舒服的地方,但是理性依然让我伸出手牢牢抓住。

这种自讨苦吃,还真是要命呢。
会议中心就在海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