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bye

觉得那时看1999年的烟花犹在昨日,觉得那时坐在电影院看2012的熔岩犹在昨日。70年代科幻漫画和电影的许多科技都已然实现,外星人还是没有入侵本该混乱逃命的人类星球。那些杞人忧天的烦恼,患得患失的困扰,竟被时间轻轻一笔带过。英雄死在拯救世界之前。 我们活在种种末日之后。

都说物是人非。可常常,我感觉不到自己有什么变化,只是那些磨旧了的边角,再也无法播放的磁带,配不上零件的电器,提醒着我,看吧,看吧,这些才是你曾经的青春年少。

再见了,2013。

ECDC project

去年我们从欧洲疾控中心申请了一笔钱,做一个项目。年底的时候,开始组织四个国家的人过来伦敦,参加一个为期两天workshop。今天终于结束了。累死了,真是累死了。

虽然成果丰富,但是还是总结一下组织方面的失误好了。

我们那个一向不怎么得力的秘书,给欧洲的同事订旅店,订在了一个鸟不生蛋的伦敦五区。简直是大脑抽筋。结果开会说的第一件事,就是下次一定一定预定伦敦中心的大饭店。

开始组织workshop的时间太晚了。12月份的邮件往来效率极低。又没有电话可以直接联系。

Morning coffee break安排在了十点,早上刚到没有安排咖啡。咖啡和饮水就应该全天无限量供应啊!

第一天的会居然是九点开始的,这么早! 看着agenda我自己都震惊了。大脑抽筋难道是传染的吗?9点半或者10点开始,该是多么可人疼啊!我这倒底是在跟谁过不去啊!说到这里,不得不高度表扬瑞典的同事们。表现真是太可圈可点了!开会永远提前十分钟到。做presentation的时候,收到病例的时间都精确到小时。数据质量相当高,分析方法也精妙。实在是太impressive了!

最后自我沉醉一下吧。大家对我的工作还是相当满意的。可是,我隐隐约约地还是能感觉到,他们对我能做到这种程度多多少少有些意外。我觉得你们这些人真是头发软见识短啊。比我聪明的中国人千千万,比我勤奋的万万千。只不过选择干这种不怎么挣钱的职业的比较少而已。不信你就把工资提高两倍,再取消签证限制试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