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长拔牙记

警长大约八岁了,在和我们相处的六年多了,他一直似嗔还喜地与我们保持着忽远忽近的距离。在被我们收养前,他的日子过得有些颠沛流离。在被我们收养后,他的日子过得又有些平淡无奇。除了他六七岁上那一年半,他隔三差五出门招猫递狗,享受着出门在外的刺激,和有家可回的安逸。

警长毕竟也是老了。上星期我们带他去打疫苗,兽医说,他的牙齿有些不妥。这已经是第三个兽医这么说了,俗话说,三人成虎。我们也终于对此事认真了起来。

我觉得动物比人坚强而隐忍,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想象。人要是有了伤或者生了病,同住的人是一定会知道的。可警长这只猫,除了洗澡的时候的长长哭腔,在打架受伤或者过敏的时候,都是自己默默的舔舐,毫无那些哀哀怨怨的动静。倒让人发现以后越发的心疼。我怕,他是不是这么多年一直牙有些疼,疼痛都成了他日常的一部分,所以日子也能过得快活,表面上看不出一丝异样。

为了在我想象中的警长的无以言表的痛,我咬咬牙,决定给警长好好治治。这个决定教给我一个惊人的公式,四颗猫牙等于一个LV包。

(治疗费用主要包括麻醉,拔牙,抗生素和止痛剂。这家和以前一家宠物医院给我的报价差不多。不知道在其他城市会不会便宜一些。)

把警长从宠物医院接回来,到家以后,他飞快地钻到客厅沙发底下。把他从沙发下抱出来,他又挣脱,飞快地钻到卧室的床下。这是动物的习惯么?在受伤的时候躲到阴暗的地方藏身,才觉得安全。

我一时觉得很挫败。收养了六年的猫,他觉得最安全的地方,永远不是你的身边。倘若从出生就开始养起,大概会有不同吧。我愈发地相信一句话,生命小时候受到怎样的关爱,决定他以后一生的态度。T_T

把警长从床下抱出来,放到他通常睡觉的垫子上。警长委委屈屈地团成一团儿,闭着眼睛,默不作声。两只雪白的前爪却在一张一紧的抓着自己的垫子。看他的样子,似是经历着前所未有过的疼痛,他不知道自己经受这样的疼痛是为什么,而我不知道值得不值得。遵医嘱,我们给他喂了第一次止痛剂。过了一会儿,止痛剂起了作用,可警长还是不吃饭。我们把它喜欢的零食掰碎了放在他的垫子上,他才很给面子的歪头吃了。整整一天的时间,警长不怎么动换,仿佛把吃喝拉撒一切一切都忘记了。又过了一晚,才基本恢复正常了——会在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喵”一声答应,会在我收卷尺的时候两眼放光,会在被挠痒痒的时候用头亲昵地顶我的手。用老公的话说,这厮豁拉着半口白牙,又张巴儿的要吃要喝。

好吧小警长,愿你过得好,虽不一定记得我的好。

IMG_20121125_235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