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两句咖啡

我最喜欢的咖啡,之一,是哥伦比亚咖啡。

my favourite coffee is Columbia coffee

深度烘培的哥伦比亚咖啡,不会用特别的苦,特别的酸,或者是特别的甘来刺激人的味觉。

它温柔又不失手段地调和了问道,平静,平和,平衡。

哥伦比亚咖啡是少数以自己名字在世界上出售的单品咖啡之一。在质量方面,还没有别的咖啡得到咖啡客们如此高度的评价。它另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翡翠咖啡。

我猜测,也许不少人不喜欢巴西咖啡的刚烈,不喜欢印度咖啡的纠结,不喜欢爱尔兰咖啡的醉意。

很少人会不喜欢哥伦比亚咖啡的清醇浓郁。

漫漫爱痕湖

这么一个浪漫的名字,乍听之下我还以为是外国油彩画。后来才知道,湖底的确确是外国湖,画原原本本是中国画。

Aachen Lake is in Austria (South of the German Border)

《爱痕湖》创作于1968年,为张大千《爱痕湖》系列中最精彩、尺寸最大的一幅。1965年秋,张大千与友人张目寒等游瑞士、奥地利诸国,在奥地利著名的风景胜地亚琛湖畔停留数日。关于此行的细节,张大千在翌年创作的另一本《爱痕湖》落款中,曾这样写道:“年前与艺奴漫游欧洲,从瑞士入奥国,宿爱痕湖二日,曾作此诗以戏之。”这一乐事,必给张大千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故游欧归来的几年内,他以“爱痕湖”为题,创作了多幅山水。此次拍卖的《爱痕湖》就是其中一幅。

  该幅《爱痕湖》有如下题款:“湖水悠悠漾爱痕,岸花摇影狎波翻。只容天女来修供,不遣阿难着体温。”张大千将“亚琛湖”译为“爱痕湖”,或取“留情之地”的意思

  画面前景为青翠的山峦,后景则一泓湖水,掩映其间;湖的后岸,又有淡墨、淡彩勾勒的屋舍。作品采用的手法,为张大千开一代画风的“泼彩”:抽象的墨与彩“泼”出的山,如海浪般汹涌于画面;清晰、谨饬的房舍,则静处于“波涛”间。

看这幅画的本身,觉得似乎有些太晕染一片,不分彼此了。看了湖的本来面貌,觉得这幅画的确把神韵体现得淋漓尽致。

我先变老再与子偕老

与子偕老是最浪漫的事情,过程却其实残忍。

它要以漫长的几十年的聚散离合做代价,最后,是两个衰老病患的人前后死去,万事皆空。

i am getting old with you

我一直不知道自己会以怎么样的心态面对衰老,就像我更年轻的时候,不知道自己会以怎样的心态面对爱情。但等爱情到来的时候,一切都那么自然而然,我以比自己想象得快得多的速度融入了这个角色,娇嗔痴笑,理所应当。我想衰老也会是这样。

BBC 1前些日子有一档节目the younger ones。节目邀请了六位在70年代的知名的,如今都已七八十岁的老年人做志愿者。把他们集中到一个大house里面生活一个星期。一个大胆的设计是,生活环境全部以1975年代为背景:每天穿着70年代制服的邮递员送70年代的报纸;电视播的是旧时的节目;足球比赛是那时的比赛,房间里的摆设,照片,书籍也全部都是70年代的;在交谈的时候,时态也要把70年代作为现代时。

70年代,撒气儿夫人当选了英国第一位女首相,越南战争结束,莫桑比克从葡萄牙统治中独立,Microsoft被注册,Pink Floyd正当红,有小三的泰格伍兹和当小三的安吉丽娜朱莉刚出世,John Lennon也还活着。。。。。

节目或者说是实验的目的,是看看经过这一个星期,这些人的心态会不会变年轻,这些人的身体会不会随着心态的变化而也变年轻了一些。

我还真的希望这个实验能有效果。肉毒杆菌,电波拉皮能年轻我们脸,也许一点点小小的自欺欺人,能年轻我们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