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白玉京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误逐世间乐,颇穷理乱情。九十六圣君,浮云挂空名。

——《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李白

your backyard could be a little heaven

IMG_20100828_200057喜滋滋地买了盆粉红马蹄莲,却不知道具体是个什么品种。现如今电视机旁围了一圈儿的盆花,每每开了电视,就看着天南地北俊男美女们都在丛中笑。很相得。

鉴于近年来对于植物的热爱如雨后野花般的疯涨,我和一同学不由得畅想了一下未来——以后院子里面要种满竹子和桃花,小池中有水莲薇薇,院子中彩色石子铺成曲径通幽,弄出伏羲八卦的阵仗。院子中有一小草亭,隔着竹林是看不见的。草亭虽小,但是要叫个有气势的名字,比如离恨天啊,白玉京啊。草亭内有桌有几有软榻,有书有琴有焚香。 于是今天在离恨天品个茶,明天在白玉京烧个烤,烈日炎炎的时候晒个蔫儿,朗月华华的时候消个暑,至欢至喜,何其自得~

院子不如就叫做“十里”。提笔落墨间般的轻巧,我便有了十里紫竹净瓶水,十里桃林神仙果,十里瑶池红莲花。侍弄三五花草还算是举手之间的事情,侍弄一院子的花草想必是个体力活,少不了弄得一身土腥肥臭。我便雇了自己当园丁,每小时开个二角银,攒巴攒巴一年又是一张机票钱。

我对一同学说,这个计划,还算不上是纯YY吧,只要找城市边角一点的地方,是可以实现的。他默了默说,你如果只要些竹子桃树什么的,大可以去农村圈几亩地,全天候可劲儿地耕。可你终归是舍不得大城市的繁华的。你这是追求不起高雅,忍受不了清雅,又嫌弃风雅太酸腐。我怕下面有什么打击人的话,急急截断了说,没错没错。我没法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悠然望南山倒是还可以。我就是个三俗之人编织这么点情趣罢了。我觉得国家的电台指导性就是强。三两句话就让我找到了人生的半个定位。

偷拍

五月斯螽动股,六月莎鸡振羽;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

–诗经·豳风·七月

IMG_20100828_115744 我:喂,公共场所禁止繁衍后代!

瓢虫:喂,个虫隐私禁止偷拍!

处暑来了,我知道你们期待的是明年的惊蛰。

闲逛

彼时芳华,就尽葬在这坦坦的柏油路下

IMG_20100828_113642

天色尚有几分阳光,出去遛弯儿。最近总想着古人说寻仙飞仙这事儿未必都是虚的。比如在那古代,很远的古代,一定有很多奇花异草,可以助人修炼成仙。它们适应不来凡尘的污浊,如今都已不见。那时草丛灌木动辄一人来高,恣意而蓬勃。彼时芳华,就葬在这坦坦的柏油路下。

IMG_20100828_113626

空无一人的街也很漂亮,尽管道旁树有些孱弱,不知百年以后又是何种模样。时间总把一种美丽埋葬,又将另一种美丽细细雕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