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莫悲兮生别离

image image

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

差不多就是这两天的写照,也是这一如既往的十年。

伦敦的夏天算是很舒服,又不至于太燥热,又不至于太闷湿。偶尔30度的高温,只会让我觉得痛快。英国25度以上的日子少见,零下5度也少见,模模糊糊的宜人天气其实很好,很适合居住,很适合小孩子。可我骨子里就是个北方人,习惯了泾渭分明的四季,在三百六十五天里做一个起起伏伏的轮回。

日子是不错的日子,在朋友家后花园坐了一个下午,蓝天湛湛,白云袅袅,微风徐徐,夏枝翳翳,见了很多头次见面的人。

朋友两口子是三四年前在曼城认识的。刚认识的时候还是Katherine和Eric,后来变成了先生太太大儿子,后来又变成了先生太太大儿子小儿子。另外有两家子中外联姻的,佳佳和David早认识,子英是新识。目前一家一个混血娃娃。还有一个也是新认识的,刚生了两个月在休产假。还有两口子新认识的。还有一个曾经见过不太熟。。。等等等等。不过好在,中国人相聚,至少来者都是主人家认识的。不似外国年轻人的home party,人多脸杂,我都怀疑谁是谁路上临时拣来的朋友。

Katherine和Eric要去新加坡呆段时间了,说是可以比较方便地把俩儿子接到新加坡上幼儿园。佳佳和David九月要去德国呆几年,说是打算第二个孩子就生德国了。我看着他们,知道这才是理所应当。

我非常喜欢小孩,我觉得我以后应该会有两三个(数目够玩升级,也够玩网游)。朋友教导我说,你要是迟早要孩子,就赶早不赶晚。可是,可是。我还是把自己的时间固定住了,固定在了一个可以比较自在的状态。清朗度日,随性挥洒,哪里都可以去去,哪里都不会惧怕。我知道这不是因为我个人多么爽利,而是周围人的关爱纵容,允了我这样的时间,这样的空间。

在英国爱上了两种花,春天鹅黄色的旱水仙,和夏天白色的野菊花。落地生根,日月滋养,明衣素华,处处非家处处家。

6 thoughts on “悲莫悲兮生别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