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其实很爱我

这题目有点膨胀。我承认。

起因经过和结果是这样的。

参加会如果有poster的话,要在12:30到14:30之间,在poster附近呆着。这段时间很重要。首先,大家聚到一起聊聊天,交流交流意见。有感情的增进一下感情,没感情的建立一下感情。其次,我们的老板的老板的老板(也就是大咖)也来参加这个会了。让他看到我们在各自的poster前面忙着,是一件非常得体的事情。干活虽然很重要,但是让别人看见你在干活更重要。俗话说的好,不打勤的,不打懒的,专打那不长眼的。

艾丽西亚说,她poster展示的时候,我们的领导一直都没过来。我估计大咖自然是忙着和其他大咖增进感情,未必有时间来关照我们。所以,今天我一过两点,内心就开始挣扎,惦记着溜号去吃中午饭,惦记着走人去听个session。就是这时候,有个人过来和我聊了两句无关紧要的事儿。聊着聊着,我猛然回头看见大咖和我两个同事正在我身后半步的地方聊天。一切都有了意义啊!一切都有了意义!

后来大咖给我们三个人在我的poster前拍了合影。我嘴咧的,就差点到别人脸上去了。现实对我太好了,实在是太好了。她又一次以极其温和的方式教育了我——做人虽然不用一板一眼,但是侥幸心理是万万要不得的。

杜蕾丝艺术

我拿我G1照的照片,几乎一无是处。我按快门的时候就想,这些景物这些形象进入我的镜头,简直是一种浪费。如果鱼同学或者其他热爱摄影的朋友看了这些无角度,无构图,无色彩,甚至连辨析度都很成问题的照片,会如何鄙视我的暴殄天物。

诚然我镜头下的世界是没那么美的,但是我眼里的世界,一直是很美的。

这张图是flavour condoms的宣传。都是用一个个的condom拼成的。

这个是宣传尽早治疗(early treatment)和普及用药(universal access)

这个关于needle exchange

世界各地,各种形式与HIV相关的艺术作品有很多很多,没有其他任何一种病症可以与之“媲美”。 把研究结果化身成艺术形式是为了广而告之。但是从宣传到接收,从接收到斟酌,从斟酌到行动,从行动到效果,这每一步都是很漫长的。对于健康问题,不得不说,不得不老说,可也总是说得太多而做得太少。

学不致用

我这几天为什么抽了筋儿似的更新?其实是因为交了68欧元7天无上限的上网费。
我很痛心, 我很疾首。
张同学说:你就使劲儿看PPstream呗。
我心说,难道我就这么点起子。没有PPstream这块大酵母我还不做发面饼了?
所以,我决定每天更新博客。

》没用的法语句型《

今天我在看一个poster的时候,poster的主人跟我打了一个很长的招呼。他是非洲人,说的法语。我用英语问他会不会说英文。他没反应。于是我用法语很淡定地说,我不会说法语。你会说英语么?他楞了楞。然后说不会。我说真抱歉。

等转了身,我突然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不淡定了。外语里可能最差劲的一句话,就是用A语言说,我不会A语言。不但说谎,而且特别不友好。偏偏这个简单的句式我们上课重复了好多遍,练得溜熟, 不用过脑子就跑出来了。老师,你对不起我,也对不起这黑哥们儿啊。

我决定,日后攻克用多种语言说“我××语说得不太好”。

》没用的英语句型《

想起我娘亲的一事儿。曝光一下,曝光一下。
我娘亲近几年一直在学习英语。某日让我哥给她纠正“请你说慢一点可以吗”这句话的发音。据说我哥沉吟片刻,劝解到,您还是别学这句了。人家就算慢了好几点,再说好几遍,您也还是听不懂。您这不是耽误人么。

不知道我娘亲当时是不是差点飙了。不过想想,在某些时候,这也的确是一句相当没用的句型。

》没用的汉语句型《

我们单位一个意大利人学中文,有时候找我来辅导辅导。我记得书里有一段见面问候时,开头的几句是:
你好。
你好。
你好吗?
我很好。谢谢你。你好吗?
我也很好。你太太好吗?
她也很好。
我一看这八“好”就觉得有点发晕。这几句完全是按照英文说话习惯来的。英语中才会在hi之后说how are you。然后还fine还thank you还and you然后I am fine too。中国人这么说话么?好像不是。而且初次见面问人太太不是很妥当吧。就算问也应该是你爱人好吗。毕竟爱人在大陆比较普遍。

我把这个意思转达给他。他挺郁闷。说为什么学了半天中文,都是中国人不会说的话。我着实不太知道。

不学则无术,学而不致用。左右都很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