般若波罗密多

我临出国前,一个日本老太太,手抄了一份中文简体的般若波罗密多心经给我。

由上至下,由右至左,四十几行,二百六十余字,折做几折,成手掌大小。前后加了硬纸做封面和封底,硬纸上又包了蓝底月白花纹的棉布。册子放在同样是蓝底月白花纹的荷包里。她信佛,很信。她希望我一个人在国外可以平安健康,希望我这个五蕴皆不空的人能度一切苦厄。

我视作珍宝,这本手抄心经,这份跨越了国籍跨越了年龄的交情。

她没有高深的智慧,确有恬静的心态;她没有迷人的相貌,确有动人的笑容。我会跟她讲一些自己对于佛,对于道,对于做人的看法,我都不相信我十几二十岁那时候会有什么看法,她却很乐于和我这年龄还不及她一半的小丫头交谈。她也跟我讲她的想法,却从不试图说服我去信佛。我们一起去了北京很多寺庙,没有一点游玩的心境,只觉得宝刹庄严。

她最喜欢荷花,去白洋淀照了很多很多的照片。她说本来想花钱摘一朵的,这想法太诱人了,不过还是忍住了。回来以后觉得又是遗憾,又是庆幸。遗憾的是没有拥有,庆幸的也是没有拥有。我对她说,我觉得养花是件功德事,摘花是件残忍事,葬花完完全全是多管闲事。她拍着心口说幸好幸好,一念之差呀。然后又说,你不喜欢林黛玉么?我惊讶的,没想到她知道林姑娘。她说四大名著在日本都很有名,她读过日文版的红楼梦,分了整整十五卷,放在书架上要占一大排。我说你们日文就是前前后后罗罗嗦嗦有用没用的词太多了,中文多简练。她说她希望有一天能看懂中文的四大名著,虽然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实现了。她央我读了几章红楼梦和三国,录音下来,说可以慢慢听慢慢学习。我读得很紧张,怕太快又怕太慢。录完了有点不好意思地问她觉得怎么样,因为总觉得自己的声音在录音机里和电话里都听起来很幼稚。她先郑重其事地点点头说,的确是很幼稚。看我撇嘴,又安慰说,不过很柔和。我说我教你一成语吧——见风使舵。

她一直很努力地学中文,不过可能因为年纪大了,所以记性不如同班的人好。有一次一见我就急切地问,“便宜五分”是什么意思。我也一头雾水的,猜测着说,大概是讨价还价时候说得吧。你去买什么东西啊,还五分钱五分钱的跟人家杀价。她连说不是。说听起来是便宜五分的样子,但是是一个成语,可是又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我觉得这辈子没猜过这么无厘头的字谜,生生把人给憋死。喃喃自语的琢磨,天下三分,春色三分,四分五裂,便宜行事,便宜没好货,得了便宜还卖乖。。。。把能扯得上的一个个往外蒙。她只是摇头。她又猛然想起来说,第一个字是天。我长长地啊——————了一声,止不住笑地写了四个字,天衣无缝。给她解释了这个词的意思以后,又给她推荐了部连续剧——还珠格格。

我们没有什么特别禁忌的话题,聊得多了也会谈到战争,也自然提到了日本侵华战争。她说不管别人怎么说,她觉得非常非常的抱歉。她学舞蹈的,坐姿站姿一向端庄优美。那次依然特意正了正身,对着我很郑重地说,对不起。我平时口齿伶俐,当时却什么都来不及说,眼泪就哗地一下出来了。

我到了英国不久她就因为丈夫调动工作回日本了。她最后一封邮件里面说,我还年轻,年轻真好。她已经老了,身体也太不如前了。她的时间可能快到了。我不知道她是开玩笑还是说真的,忙回信问她是不是生病了还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儿,可却没等到回信。过了大半年,又给她写了封邮件,还是没有回信。回国时候找了她的邮寄地址发了封贺年片,也还是没有消息。我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回国,连她其他在中国的朋友都联系不到了。除了邮件地址和邮寄地址,没有什么方式可以再联系到她了。每想到此就觉得忐忑不安。我想是自己太多疑多虑,太杞人忧天了吧,宁愿如此,但愿如此。可又忍不住悲切的想,两个人断了音讯就当真这么容易,到最后难道连是生是死也不能知道。

越是忐忑,越想抄一份心经送她,却投递无门,更不好烧了散在风里。只好默念了一遍又一遍

“观自在菩萨 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
照见五蕴皆空 度一切苦厄……”

18 thoughts on “般若波罗密多

  1. “她说她希望有一天能看懂中文的四大名著,虽然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实现了。”

    觉得好悲伤,好悲伤,好悲伤……

  2. 忽然发现又感动了 被一些小事 和普通的人 以前坐公交车 就因为给一位老太太让了个座 她还总我了关于佛的一些东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