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蜗居

http://meishi.enjoyoung.cn/images/assets//Image/France%20kiss/cute%20snail.jpg我也蜗居,在伦敦蜗居。

每次想到这我都不禁问自己这是为什么啊。在北京有好好的房子不住,非跑到伦敦来花这天价。

虽然我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总忍不住自问,也总忍不住在内心呐喊——

天杀的!天价!

以下是我蜗居的剧情简介。本篇纯属不虚构。如有雷同,必是抄袭。

第1集

2008年的伦敦市,越泰晤士河而视,高楼大厦,金融中心,时尚商街相互拥挤在这个城市中。富有的白人,犹太人,部分印度人,少数黑人,极少数亚洲人,住在一二区的高级公寓中,或者三四区富人区的豪华独栋中。

从大学毕业以后,我拖着一大车都装不下的行李,包括十几双鞋,包括几大箱书,包括我的猫,搬进了这个三四区交界的一居室里面。合同上说这房子有四十五平方米,其中厨房和洗手间就很不合理地占了十几平方米。算下来,没想到,没想到,这还没吃喝拉撒呢,光找个吃喝拉撒的地方一个月就花了五千人民币。

当我看着公园里面的人遛狗的时候,当我看着人家院子里面花草繁茂的时候,当我算起这么多年总共交了多少房租的时候,和海萍一样,我经常畅想未来。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自己住每个月能省好多钱,不自己住的话也能当”海外“投资,2012年,伦敦如果还没成一片汪洋,借着奥运会的契机,房价总该再次冲高了吧?

海萍对于在上海的生活充满了信心,她一直相信努力就会回报。只要这个回报是她想要的,不管多大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我对于在伦敦的生活算不上充满了信心。很多人喜欢伦敦,这里有国际大都市的繁华,有英国千年的文化,有皇室的曾经的骄傲,而且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融合在了一个不大的范围内。我觉得伦敦不错是不错,气候不算太差,日子不算太闷。每个周末去城里都有集会和游行;不断翻新的电影,话剧,音乐剧,音乐会,时装秀;很多一流的餐厅酒吧一流的服务和一流的价格;到任何一个欧洲国家旅行都很方便。。。。。。。最重要的是,我很喜欢现在的工作环境和工作内容。如果留下,只是一个攒经验+出成果=换职位+涨工资的问题。

可我一点没打算在这里住一辈子。

这城市里,什么都有,也什么都没有。

不自绝于人民

周武王进攻商朝渡江时,有白鱼跳入船中,武王说这是殷商灭亡的征兆。渡江之后,又说天星坠落成赤鸦,说这是武王德馨的象征。众将士信了。

八百年后,始皇帝登基时费心费力地做了一个黑龙出水,秦人信了。

几十年后,高祖醉酒斩白蛇,自称赤帝之子,他的几十个徭役们信了。

没多久,陈胜,吴广自己刻了块石头扔进河里又自己从河里捞了出来,上书“大楚兴,陈胜王”,他们几百徭役也信了。

再后来,张角同志说自己山中遇仙,算出正该他黄天当道。

再后来,赵匡胤同志在熟睡之际硬是被属下披上了黄袍。

再后来,方腊同志说自己得了天符牒。

再后来,朱元璋同志的母亲怀孕时梦中吃灵药,生产时满室红光。

再后来,白莲教说弥勒下生。(佛经说,弥勒未来佛是要等上5亿年才降临人世,才四千年就来的那是“早产儿”。)

再后来,洪秀全同志说自己是上帝的儿子。(上帝要有那么多儿子,三位一体就改叫万众一心算了。)

后来后来再后来。

不能笑古人实在太疯颠,轮到自己在此山中的时候也未必看得穿。俗话说人不要脸鬼见愁,何况这些自编自导自演的主儿还都有勇有谋的。

一个个都是人精。

如今这光景,不靠竹简传信息了可还不够对称,思维进化了点但是绝称不上多智慧,文明推进了点但是永不会完美,正是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的时候,最来劲,最出彩,最危险,最失落。

麻木固然是太悲哀,淡定也许是太清高。有点热血有点慷慨都是不错。然而激情一刻后,不妨拿出一点科学精神来,一句句的分析那些煽情文字后面的是非因果。别总心甘情愿被挑逗,别时刻都攥着一把鲜艳的标签,别只被丰沛的情绪所引导,别让一片真性情变成了一场假道义。

GOOGLE

谁懂的奢华

http://image.wangchao.net.cn/product/2/1247114622783.jpgHarrods是一个定位在奢华商品的百货公司。比如包包都是LV, Burberry, Gucci一级的,比如家具有卖Fendi和ralph lauren的,比如有贵到100英镑的一口锅,1000英镑一张的宠物床,有将近一万英镑一副的麻将。这奢华掰开了无非就是三方面的讲究,品牌,品质,品位。第一个靠的是名气,第二个靠的是质量,第三个靠的是设计。通常这三个不分家的,但也有很多奢侈品是只靠一样卖乖的。

在里面闲逛的时候看到了一套茶具。茶杯,碟子和茶壶边上镶嵌了几圈仿钻水晶,白瓷部分触感细腻,远看近看都有说不尽的璀璨和华贵。一个杯子我记得的价格是170镑,相当于半个LV的大帆布包,相当于一台iphone touch,相当于两张Eurostar去巴黎的往返车票,实在蛮惊人的。

英国人对于饮茶的奢侈,可能就到这个层次为止了。对于茶具的追求,也就限于穿金戴银,以为越贵重就越讲究。这和中国对于茶具的追求有很大的不同。中国对于茶具的奢侈,重点不是材质本身,而是什么样的茶具才能勾出最好的茶香,赏出最好的茶色,笼住最佳的茶味。比如苦丁茶要用轻薄无色透明玻璃杯,茶叶碧绿,根根被热水滚过,立在翠绿色的水里沉沉浮浮,宛如跳舞。 红茶,黑茶,乌龙茶都可以用紫砂茶具,紫砂壶装上茶水以后,倒置过来盖不能掉才算是个合格的壶,而真正一个好壶又要养很多年,至颜色都变得深沉起来。花茶都喜欢用盖碗儿,碗盖保持香气,碗深浅适中即可看花开又可看水色,茶托可以防被烫伤,如此盖,碗,托三位一体,象征天,地,人。除了这些常见的,又有木茶杯或竹茶杯。又依着不同的木,不同的竹分门别类,配不同的水,不同的茶。相比起来,觉得中国饮茶只对于茶具一样的奢侈,其他国家就无出其右了。若再讲究了水,讲究了茶,那就能登峰造极到令人昏厥的地步。如此,奢侈与奢侈间,也是立见高下的。

这只饮茶一说。拿茶的奢侈跟别国比固然有些不妥,毕竟我们是千年传承的,人家是17世纪才开始的,而至今依然靠进口的。即使是他们颇为有经验和心得的咖啡和红酒,英国人(或者说欧洲人)多讲究的是口味,鲜少有在意境上下功夫的,也没有费心研究过什么样的器皿才能和酒水在味道上相辅相成,在视觉上相映成趣。扯远一步, 这也许恰恰反映了东西方思维一个微妙的区别,西方倾向于分门别类;东方倾向于融会贯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