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邀的万国

1851年伦敦世博会 2010年的世界博览会将在中国上海举办。这世界商业盛会的第一届“万国博览会”是在曾经日不落的英国首都伦敦举办的。

1851年的世界博览会,是当时当政的维罗利亚女皇的丈夫阿尔伯特亲王(Prince Albert)和亨利可尔共同策划,并得到了亲皇室幕僚的大力支持。作为当时世界上最强盛的国家,英国人把这个博览会当成了炫耀国力,吸引游客和获取订单的机会。维多利亚时代(1837-1901)是英国人的骄傲。在这半个多世纪里面,英国人的无数美梦一一成真,无法不沉迷,无法不留恋。工业革命促进了国内经济和对外贸,对英国社会形态和意识形态的影响深入骨血。几百年航海业不断的发展又让英国得以把这种影响,以战争和占领的方式,传递到了当时世界的各个角落。

http://www.expo-shandong.cn/sbty/upload/sblzp/2-x.jpg人民网上有一段文字,描述了当时英国经济以及政治地位上的富庶,我觉得很有意思:“维多利亚中期的英国为他们的无可匹敌的地位洋洋得意,它这时是世界的贸易中心:北美和俄国的平原是我们的玉米地;芝加哥和敖德萨是我们的粮仓;加拿大和波罗的海是我们的林场;澳大利亚、西亚有我们的牧羊地;阿根廷和北美的西部草原有我们的牛群;秘鲁运来它的白银;南非和澳大利亚的黄金则流到伦敦;印度人和中国人为我们种植茶叶;而我们的咖啡、甘蔗和香料种植园则遍及印度群岛;西班牙和法国是我们的葡萄园;地中海是我们的果园;长期以来早就生长在美国南部的我们的棉花地,现在正在向地球的所有的温暖区域扩展。”

第一届世博会就是在这样的气氛下筹备和召开的。英国利用博览会向东西方国家展示英国本土,其殖民地和被保护国工业化发展和工业革命带来的诸多傲人的成果。他们内心里把这次博览会作为了一场个人秀,但是又绝不希望表演的和观看的都是自己,自娱自乐,钱从何而来。为了扩大博览会的影响,促进更多国家参与,作为主办方,英国大力邀请了其他国家参与展出参与交流。我知道中国清政府当时也派出了政府官员参加,但是是否有商品参展就不得而知了。我想就当时中国工业化发展程度,应该尚无可以与收割机或者蒸汽火车一类媲美的商品。

那次博览会硕果累累。超过六百二十万人来参观,超过一万三千样展出品,带来了超过十八万六千英镑的净盈利。当时的六百二十万人是一个什么概念?19世纪初,大概全世界有12亿人口,其中,每一千人里面有五个人来到了当时的伦敦参加这场盛会。以当时那个蒸汽机车和气轮船的交通条件,这是一个相当惊人的比例。怪不得当时英国泰晤士报称,自创世以来,世界各族群第一次为了共同的目标而行动了起来。

想想看,上个世纪是英国最辉煌的时代,留给了英国人财富与傲慢。它也是中国最惨痛的一百多年,留给了中国人破败与谦卑。如同两个不同步的钟摆,现在又各自向或低或高的位置移动。最近中国处决英国籍巴基斯坦毒贩的事情,仿佛再一次体现了这一历史的变化。法律上,我们一直以有法可依,有法必严,执法必严,违法必究为宗旨。任何一个人在一个国家犯罪都适用当地法律,这早已有国际协议。国格上,国家不可以有傲气但是不可以无傲骨。国际关系上,国家的强大使我们不必像老挝一样看别人的眼色行事。2010的确已经离1840年很远了,现在的英国人有优越感也有危机感,他们无法否认中国是正在迅速崛起的世界第二大力量,也相当一部分依然坚持中国这个国家还是一个未开化的野蛮国度。他们从小受到了社会主义国家是魔鬼的教育,这和中国学校对于帝国主义的批判大同小异,并且已经根深蒂固地认为自己国家的民主是绝对的,完美的。这些人不但已经潜移默化的被洗脑了,而且还绝不自觉。所幸的是,随着经济和文化的互动和交流,也有很多人开始用新的眼光看待中国。中国人有自豪感也有自卑感。虽然有五千年的文明,但是从封建国家脱离出来,从与各国列强的赤膊战斗中挣脱出来,也才短短不到一百年的时间。我不赞成过份乐观的舆论,也不喜欢一些人动辄就不满。当我们看问题的时候,懂得横向比较,也懂得纵向借鉴,懂得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分析利弊,也懂得站在别人的立场上明辨是非,才能把一件事情看得通透。

嗯。不问世事。

谁管圣什么时候诞

 image 月初的时候是没完没了的加班。想不到自己最用功读书最卖力工作的时候都是在英国。相比之下,在中国的二十年倒显得声色犬马了起来。

单位同事从上周末就陆陆续续地休年假,回各自的“老家”“过年”。我这几天其实也闲了,但已经下定了决心绷到平安夜,然后只休几天公共假期。B咖和C段班都半开玩笑地说我工作真卖力,殊不知我就是对圣诞节提不起心气儿来,算计着攒年假好明年2月回了北京多呆些日子,到时候走在路上等着过春节,那才是通体的舒坦。

前几天走到茶水间正听着几个英国姑娘在那里嘻嘻哈哈的说圣诞节的事儿。

“我小时候问我妈,为什么耶稣不是12月25日生的,却定了12月25日为圣诞节?我妈说‘闺女,咱连信都不信他,你还管他哪天生的干嘛?’”

我心里一笑。咱们也一样,都不相信有年这个怪兽,还是每年都欢天喜地的过它。该穷的还是穷着,该苦的还是苦的,怕变老的还是变老着。真要除旧迎新,换个气象,也不该非要等到那24小时。可春节能放假,能团聚,能吃喝玩乐然后还痛痛快快歇个晌儿,这就成了盼头儿成了念想儿。

这半个月来隔三差五的聚餐,每天同事带来各式各样的蛋糕和糖果,部门一排排储物柜上面越来越多的贺卡,小圣诞树,驯鹿和圣诞老人的玩具。。。我嘴里说着对圣诞节不上心,可心里不知不觉的还是被这气氛给带动了起来。每天早上醒了都觉得这天是星期六不用上班,躺在床上半天都琢磨不过味儿来,闹不清楚是星期几。我已经算是爱岗敬业的人了,还是数着日子盼着放假,盼着无所事事,盼着一觉睡到天光。若是做一份不合心的差事,不晓得这一天八小时要怎么掰着指头过。想来这找工作和找女人是一样的,要找一个爱的过一辈子,哪怕不合适,而不是要找一个合适的过一辈子,哪怕不爱。如果无法两全其美,就看自己是不是忍得起;如果不想过一辈子,那就要想好自己是不是换得起。

有着什么也好,求着什么也好,等着什么也好,舍着什么也好,各位就暂且把这些零零碎碎的都卸了去。温暖了身子,清明了心思,好好过这天吧。

遥祝圣诞快乐。

也是下雪

image 雪早来了那么几天。

从上个星期开始断断续续的下着,四处都明晃晃的。白天,天空有些乌沉沉的不见着有什么精神,倒是夜晚,天空被映出了一种暗暗的橘色。难得的,我在冰天雪地里往家走的时候,在白皑皑的雪地上,看见了一只狐狸。不知道它是不是也赶着回家还是赶着串门儿我们一步一回头的,彼此新鲜的对看了好久。

这块绿地上每日往来的动物很多。一群群海鸥不踏踏实实在泰晤士河呆着,飞了过来草地上聚会。经常看见它们颇有些章法地站了一片,有时候是三角队列同步向前走,有时候是站了一圈跟开集体会议似的。本该是成全结队的鸽子却稀稀拉拉地躲在一边,它们斗不过海鸥。喜鹊和乌鸦这对“冤家”是都单独或者成对出没的,也都是大摇大摆地在地上一路溜达着走。除了这几类大胆的,其他的鸟类基本只闻其声,不敢着地。我想它们不是怕人,而是争不过这些体型大一些的鸟,或者是懒得躲那些瞎追乱逐的狗。

没错,这片地方是遛狗的好地方。狗是很少与人对视的。他们忙着在身边跑来跑去,忙着对着人伸舌头哈气,忙着头摇尾巴晃。等狗停了下来,眼里会是疲倦,或者空洞。

image猫与狗不同。 猫与人人对视的时候,目光里面谨慎和提防太多。它若是不提防了,就会垂下头去,或者左顾右盼,或者自得其乐地舔毛。对人不搭不理的。好奇心是害死猫,但是猫会对一个味道好奇,对一扇门背后好奇,对窗户外面好奇,却不会对人好奇。

 

image

狐狸的目光又大大不同,看着你的时候,眼中有点想探究的灵气,又有些想离开的不舍。狐狸真的是一种很美的动物。记得以前朋友也是在英国拍了张野狐狸的近照,它靠着篱笆,闲在地趴在朋友家的后院里,那眼神媚得惊人。

我喜欢看它们的眼睛,从那里找出些神韵来。那种种的目光,都比人的坦白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