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语录—拉斯武汉斯

英国的夏天,4月到10月,应该是少雨的,温暖的,风和日丽的,绿意盎然的。

可是今年已经断断续续下了两个星期的雨,谢菲尔德洪水冲走了两人,威尔士的洪水紧接着而来。说点啥呢?

year:这种规模在英国叫洪水,在中国就是下水道暂时堵塞

一天下:维多利亚时候的下水管道就是不行

狮子:全球变暖以后,武汉就是宝地了

year:那是寸土寸金,你挣大钱了,弄个大赌场销金

狮子:嗯。。。。。就叫做拉斯武汉斯

Manchester Statistical Society

这个星期二,白天做完了访问调查,傍晚作为guest参加了manchester statistical society的晚宴。

除了今年得奖的五个人以外,其余的都是头发花白的老头老太太,使我对于这个society大为质疑。申请的时候没有登陆他们网站,只不过草草看了一眼student service center发来的邮件,就填了申请表格。今天才有心思去google一下。

Manchester Statistic Sociaty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833年。那时候一群熟悉的朋友成立了这个只有28个人的组织,28个人最老的不超过40岁(星期二的晚宴,最年轻的不低于40岁,真怀疑。。。)是英国第一个统计学组织。

其余的还有Statistical Society in London, Statistical Society in Liverpool,都是1830‘年成立的。利物浦的那个已经不再是一个独立的组织,Manchester statistical Society是目前唯一一个地区性的统计学组织了。

有篇文章很有趣,详细分析了利物浦统计学会的衰败和曼彻斯特统计学会(暂时)没有衰败的原因。。。。。。

曼彻斯特的凌晨

凌晨二点多睡的,做了个充满了唐老鸭和轮船的梦,随即就醒了,从窗口射进的光线告诉我,正是初暮薄薄时分。看看表,四点二十。

真是个尴尬的时间,三点二十的时候是一定要继续睡的,五点二十的时候是可以起床的。四点二十,是要在床上辗转的。

如果我会抽烟,是不是该去窗口好好享受一根

如果我是Will Smith,是不是瞪着闹钟说:OH, MAN!

如果我在中国,是不是会无聊地给ZR发短信

如果我是加菲猫,是不是可以还没有醒就又已经睡着

……

不成眠

 

过了一会儿,一阵笑闹,是从酒吧通宵回来的人,等待他们的是一白天的昏睡。

又过了一会儿,远远的传来大雁的叫声,我趴到窗前,看他们排成一字形,从东北飞来,消失在西南。

再过了一会儿,一排排的房子上面都打上了阳光,像灯光下的纸模型。

七点,没有风,没有云,没有鸟,没有狗,没有人。

星期天早上,曼彻斯特可以静成这样。

 

我记得Isle of Man的几个早上

五点多起床背着水饼干和地图去hiking

走到晚上七点,腿酸疼得已经想爬着回旅店

 

格拉斯哥的那个早上

五点多从youth hotel起床去赶开往Isle of skyecoach

在车上半睡半醒的时候却惊骇地发现司机也在打哈欠

 

约克的那些早上

五点多起床,饿着肚子去打工

九点一刻再去上课

那时候好羡慕早上九点买杯咖啡上课的同学

现在自己买杯咖啡然后去给别人上课

 

还有北京的早上

五点多的时候起床去打太极拳。

稀稀拉拉的车和行人

七点多打完回家,就好像完全换了一个世界

来来往往的喧哗

 [kml_flashembed movie="http://www.youtube.com/v/47GHwDMrvgw" width="425" height="350" wmode="transparent" /] 

窗外是已然阳光普照

却依然静止的曼彻斯特一大片居民区

如模型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