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ricia Field


Arial 提起了The Devil Wears Parda 和Sex and the City的服装设计者,就是这个红头发的老女人。她是个正宗的纽约人。1966年的时候在Greenwich Village开了自己的第一家精品店。30年的成功经营以后,1996年在SOHO开了第二家名为Hotel Venus的第二家店。从1980年,她开始为电视电影作Costume Designer,曾经获得Emmy奖。不过出了她最著名的两个近作,以前的电影全部没有听说过。可以原谅的吧,美国离我山高水又远。

她的个人品牌网站,

相对设计服装来讲,给电视电影角色挑选和搭配衣服显然更具有挑战性。不但要考虑衣服本身的搭配,还要考虑角色的个性,身材,表情。

如此成功,她是天才。

所谓专业

 在Estelle M, Philips和D.S. Pugh所著的How to get a Ph.D一书中写道,所谓博士(Ph.D)就是一个人,被一个适当的机构认定为在某一领域具有权威性。或者说,在某一领域,Ph.D是专业的-full professional.

一直觉得专业这个词很虚。一个人迷摇滚,可以很专业;KARRIMOR的登山包是专业的;养猪也是专业的。对于专业,到底有没有一个比较专业的解释呢?

书中如是说:

首先,最基本的意思是,你掌握了一些知识,是你的同事愿意了解的。换句话说,当你要谈论或者解说一些自己知道和理解的东西时,你的同事乐意听。那么,你拿出来分享的东西,不能是极其简单基本的内容大家都知道,也不能是非常晦涩或者脱离实际以至于没有人感兴趣。

第二,你必须了解在自己的研究范围内的最新进展,并且能够评价这些进展。

第三,你必须很敏锐地发现,你可以在这一研究范围内做些什么。

第四,你必须掌握适当的技巧,技术和研究方法,并且知道这些方法的局限性。

第五,你必须有能力就自己的结果和其他人交流。比如可以在学术会议上做poster or presentation, 在比如提交论文。

第六,以上所有的这些,都要在国际化的前提下实现。也就是说,你要了解在你研究的领域内,世界各地的最新进展,能够和各个地区的研究人员交流,而不可局限于一个城市,一个国家。

以上的二三四五,基本就是一篇博士论文的review, objectives, methodology, results and discussion.

刚去太湖一起吃过晚饭的Ph.D们,本文与你们共勉。

由此又想,”专业”这个词的标准实在是不低。怪不得professional的一个变形是professor.

而profession和occupation的区别在于,profession是需要大量的知识积累和实践的,而且通常有自己的职业操守准则,有自己的证书或者从业许可。所以student是occupation不是profession,家庭主妇(housewife)是occupation不是profession.

The Isle of Man II—交通

从英国到马恩岛可以坐船或者坐飞机。坐船不管如果提前预订,价格都是一样的,除非有特殊的offer。 寻找渡轮的信息,可以去

订船票的时候要注意,该船是不是只给驾车的人,而没有位置给foot passenger。 完全没有必要花两镑预定座位,顶多座位没有桌子或者不靠窗户。如果去Isle of Man , Steam packet是不错的选择,如果去爱尔兰,可以考虑irish ferry. Stenaline很多是指给汽车或者摩托车的人的。
英国中部到马恩岛,北爱尔兰或者爱尔兰的主要码头是,holyhead, Liverpool birkenhead和newcasle。我们做的是steam-packet的船,里面酒吧餐厅一应俱全,基本还ok.票价单人往返60镑,真,是,贵。渡轮要开3个小时才到,船上餐厅的饭挺贵,而且份量很小。
从曼彻斯特坐飞机到马恩岛,可以考虑Euromanx, 或者BA,或者Aer Arann
伦敦可能只有BA。伯明翰和布里斯托的朋友可以访问Eastern Airways的网站。坐飞机就是节省时间,差不多半个小时就可以到了,价格也未见得便宜。


从利物浦的码头出发,天完全被阴云笼罩,海被来来往往的渡轮搅起的泥沙染成黄色。出了港口的海道,海逐渐呈现出它的本来颜色。回首处,利物浦黑云压城。

到了马恩岛的码头,按惯例去information centre拿了几份导游图:中间那行从左到右是地图,汽车火车时刻表和徒步路线。图那本白底红字的书介绍isle of man极好。价值6镑,我有收藏当地导游书的癖好,自然不能错过。最后的A4大小的是steam packet的时刻表。就这几样是最有用的。马恩岛里面的交通,主要是两条火车线和公共汽车。我们买了30(35?)镑用3天通票。具体价格极不清楚了,当时觉得挺贵,不过使用起来相当方便,每天都在外面折腾,30镑很快就用回来了。

(写完了这篇以后我暗自发呆,那么有趣的一个地方,通过我的语言却呈现出一片无聊景象。看来我今天的精神状态真是欠佳。纸片问我你这坐立不安嘴里咂吧咂吧的到底是什么感觉。我说,用我妈的话说,就是想发废。北京话的发废,大概意思就是想招人讨厌,想祸害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