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实证,经验和权威的基础上决策

前几天看了篇关于质疑中医理论和中药的文章。主要理由有三点:
其一:经验医学缺乏临床统计和逻辑支持。口口相传的往往会夸大,扭曲,刻意忽略不成功的案例等等。就是说,西方拼命强调的是evidence-based practice,中医贯彻的是experience-based practice or authority-based practice。
其二:中药缺少严格的成分检测
其三:中药缺少副作用说明。许多中药补药都含有重金属成分,长期服用会导致慢性重金属中毒。
这个我不懂。希望有人能为中医药有理有利有节地说两句。传统文化和民族感情的大旗不能只是被抱着挥舞,更需要的是找到一块坚实的土壤树立。

中医到底如何不清楚。不过这三种思维方式确实值得推敲一下。
Evidence-based的决策过程是:
Professional decision—à information need–à meet the information need
意思就是,需要做出决策,先看看做出决策需要哪些信息,然后去收集这些信息。

Experience-based:
Decision—àinformation known
这代表,需要做出决策,看看自己知道哪些信息。

Authority-based:
Decision-àinformation wanted
需要做出决策,然后寻找自己想知道的信息或者得到别人想给你的信息。

这里,what do you need 和what do you want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和what do others want to give更是天差地别。What do you need更强调客观事实。What do you want 强调的是主观意愿。很多时候,你想要得信息未必是需要的,需要的信息也未必是想要的。商家说要启发顾客的需求。就是跳过what do they want直接去开启what do they need.

根据自身经历而做出判断,使用的是自己已知的信息。往往下意识地使用那些想得到的,或者说是想使用的信息。

根据权威观点作出判断,使用的是别人愿意提供的信息。同时,个人也会下意识地重视自己想要得到的信息,忽略不想要的。

之所以提到这个问题,完全是为下一篇作准备。今天,法国姐姐忍不住问我,为什么很多中国人说反复煮沸的水不能喝。你老喝热水,每次都是重新做的么?
这个问题有点难度。我只好用大家最喜欢说的话搪塞一下It depends.

对DHL曼彻斯特区服务的轻微抗议

本来都忘记售后服务这个题目的。更不客气地说,几乎都忘记自己还有个MSN空间了。尽管门庭冷落,幸好这里永远不会有蜘蛛结网,也没有杂草需要打扫。不错。
 
写在正题前面的前面:
 
这个空间虚拟若此,隐瞒了很多,便显得干净了很多(去别人家参观,请不要打开任何橱柜门欣赏工艺);遥远了很多,便显得唯美了很多(西施浣纱够美,那是因为时间够遥远。现在林志铃孙菲菲的,决不会弄个搓衣板的造型)。于是,现在“博(客恋)爱“红红火火。
 
写在正题的前面
 
据我不全面的观察,2月14日在博客上面长篇大论的,唏嘘感叹的或是牢骚满腹的,都是孤男寡女。请注意,甲能推出乙,并不代表,非甲能推出非乙。请想象,幸福和不幸福,到底哪个才需要与别人分享?
 
正题:
 
上个月,我从意大利买了点东西。
第一次DHL发货是个星期四,赶上没有人在家。这是当然的,他们没有提前通知的话,很少有人在11am-3pm之间在家的。DHL留下了第一张发货通知。我星期六在他们的上班时间,按照发货通知上面的电话打他们的客服,要求第二次送货。约定的时间是下周二。
因为无法确定是上午还是下午,所以星期二我在家里等了一天,没有人来。我再次打电话,他们说,根本没有星期六的电话记录,所以没有派人发送
再次约星期三发货。星期三,我又在家里等了一天,结果还是没有人来。我都要怀疑,是不是DHL和我串通好了,为我编织如此完美的逃学借口
星期四我从学校回来,接到了他们的第二张发货通知。啊?他们星期四来过,是专门来吃闭门羹的么?wednesday or thursday也能搞错么
当天,我再次致电DHL客服,他们要我说一下物品的reference number。我按照第二张发货通知上面的号码报,他们说,查无此物 诶诶?这也行?!亏了我第一张发货单保存的好好,对照一看,两个发货单上面的号码是不一样的。经过查找,第一张上面的号码貌似是正确的。我们再次约定下个星期二发货。
虽然晚了12天,总算顺利拿到了。
 
我以为DHL能发生的状况也差不多如此了。事实证明,只有客户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的。
今天,JIMMY告诉我,他收到DHL的电话,说给他发送东西了,但是没有人在家,需要重新预约时间。我心说,这次DHL算不错啊,居然还主动打电话,与常理不合。Jimmy小朋友想要重新预约时间,也需要报发货通知单上物品的reference number。这也没有问题。幽默的是,DHL当地发货人员,压根儿没留下任何发货单。。。这都是什么流程。他们是一条龙服务,还是一条乌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