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紫藤庐与Starbucks之间

其一:
 
我喜欢在Starbucks买咖啡。不见得因为它的咖啡特别好,而是因为,你还没进去就熟悉它的一切了。你也许在耶路撒冷,也许在伦敦,在北京,或者香港,突然下起冷雨来,远远看见下一个街角闪着熟悉的灯,你就知道在那里可以点一大杯拿铁咖啡加一个bagel面包,虽然这是一个陌生的城市。
———-《在紫藤庐与Starbucks之间》
 
无意识的,我仿佛也有这个毛病。会说STARBUCKS的LATTE咖啡味道不够香,或者加味以后甜得发腻,但是,去一个地方,看见那个标志,还是想进去来杯take away。或许这样,陌生的地方就没有那麽陌生了。握着发热的纸杯,心情也暖和起来。
 
无独有偶。记得当年,有消息说麦当劳的过高的M要被拆除,心里有一点遗憾。去M的次数并不多,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和ZR在安贞附近,一个冬天晚上9,10点多,我们处于半迷路状态。远远看到了远处高矗的黄色的"M”标志,就知道那里有一个干净温暖安全的所在。
 
 
 
其二:
 
呵呵,其一的关注点离作者文章的主旨甚远。
龙应台在文中浅谈了现代化,全球化和国际化:
“现代化—在传统的文化土壤上引进新的耕法——民主制度、科学精神、工业技术等等,从而发展出一种新的共处哲学与生活模式。
全球化—随着科技与经济的跨越国界,深层的文化体系也冲破了国家与民族的传统界线.
国际化—它是一种知己知彼。知己,所以要决定什么是自己安身立命、生死不渝的价值。知彼,所以有能力用别人听得懂的语言、看得懂的文字、讲得通的逻辑词汇,去呈现自己的语言、自己的观点、自己的典章礼乐。”
 
所以,现代化是以科学和技术为主导,带动社会制度和思想体系的更新。可以看作一个国家纵向的自我进化。发展中国家最初重视的都是现代化,并且可能以牺牲地方特色和传统文化为代价。交通和通讯的发展,势必带领整个儿世界进入全球化的时代,国家横向发展。国际化是一个更高层次的发展方向,只有一个国家有军事经济能力和思想意识能力保护自己的文化,习俗,艺术等等,并且掌握了与其他国家有效沟通的方式,才可能实现国际化。国际化中,最可悲的就是丧失自我。
 
欧洲国家的很多城市,都体现了传统文化和现代科技的完美结合,而不是被现代化和国际化弄得面目全非。那么,老话题,我们呢?

2006新年

我好像很不擅长许愿。新年的时候,我能列出至少七条以上要在2006年做的事情,却觉得其中的哪一个都算不上我的心愿,也没有哪一个需要靠许愿完成的。一个人难道也可以有目标而没有憧憬吗?有趣。
 
“希望爸爸妈妈哥哥都健康快乐”
 
我每年都只许这唯一的愿望,用尽我全部的期待和热爱,上天可以帮我实现吧?其他的不必,我会自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