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俗这件事

东北小黄飞的表演现在很火,很多视频帖子开始都是以什么笑晕了为题。我妈觉得这种低俗的语言和表演怎么能上得了舞台还得到观众的欢呼与掌声。我姨觉得这些人真可怜,为了钱为了生活什么都得演。
你看,现在人间就是这样。礼崩乐坏了几千年,低俗媚俗发展得日新月异,并且狡辩道,你心里不阴暗怎么听得出我阴暗,你心里坏了别说是我带的,我可没那个本事。亲爱的,现在有些人不在乎自己说什么做什么有钱就好,有的人不在乎自己听什么看什么有趣就好。掌握标准的人们没能够放开眼界,在类似沟不沟问题上的纠结模糊了道德的意义,成了笑话以后既没有取信于民的放下身段,也没有理有据施展权威。结果就是你说低俗别人觉得你落伍保守。
表演成为艺术才有青春,有些永远都只是笑料而已。而表演者也安于笑料的角色,总会有观众的。
”我给别人带来了欢乐不是百用百灵的遮羞布。

手机

上好的三黄鸡在灶上炖着,衣服放洗衣机里面转着,娃儿和她爹横七竖八地歪在床上眯盹儿。阳光正媚,春花正好。一切妙不可言,仿佛一周的忙碌都为着这一刻。然后,你发现手机找不到了。
手!机!找!不!到!了!
还有比这个更失礼的吗!